收藏本站
[公司资质]
[联系我们]

村委会主任疑因水泥白条而火烧乡政府

时间:2019-07-14 10:3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]52岁的河北省承德县刘杖子乡北台村女商人关素金后悔做那笔生意。她赊出价值1845元的水泥,最后居然看到乡政府因此被活烧掉。而只要再差10厘米或是5分钟,她的名字必定一同出现在受难者名单上。 在河北省承德市最大的一家医院烧伤科病床上,42岁的唐文孚努力

  ]52岁的河北省承德县刘杖子乡北台村女商人关素金后悔做那笔生意。她赊出价值1845元的水泥,最后居然看到乡政府因此被活烧掉。而只要再差10厘米或是5分钟,她的名字必定一同出现在受难者名单上。

  在河北省承德市最大的一家医院烧伤科病床上,42岁的唐文孚努力地张大嘴。既像努力呼吸,又像在努力倾诉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他的头颅和右手缠满了白布。一名承德官方派来的年轻官员守在门口,催促来探视的人尽快离开。

  火烧过后,遗留下乡里部分档案纸张,不远处有工程车在清理现场。南都记者冯翔摄

  52岁的河北省承德县刘杖子乡北台村女商人关素金后悔了,还不如不做那笔生意。

  再有能耐的蝴蝶也煽不起这么猛烈的一场风暴。她赊出价值1845元的水泥,最后居然看到乡政府因此被活生生地烧掉,书记和乡长都进了医院。而只要再差10厘米或是5分钟,她的名字必定一同出现在受难者名单上。

  在河北省承德市最大的一家医院烧伤科病床上,42岁的唐文孚努力地张大嘴。既像努力呼吸,又像在努力倾诉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他的头颅和右手缠满了白布。一名承德官方派来的年轻官员守在门口,催促来探视的人尽快离开。

  “那人把着火的衣服(上衣)脱下来,我一看,哎呀,脸都烧掉了一层皮。”关素金努力地回忆起1月15日下午,她在家门前看到唐文孚遇袭的惨状。她并不认识他,尽管他的名字就写在几步之外的乡政府门口一张红纸上,“……会议于2011年12月29日选举唐文孚为刘杖子乡人民政府乡长。”

  一同被烧伤的不仅有乡长,还有乡政府本身。确切地说是党委、人大、政府三套班子,还有信访办公室、司法调解中心、计划生育协会、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……共用的一排办公平房。两天后的昨天,它变成了一块隐约透出焦糊味道的空地,地面偶尔可见闪光那是烧剩下的瓷砖。被风裹挟的纸张沿路飞舞,捡起一张看看,还留着“刘杖子信用社”“西葫芦种植面积”的字样。

  25间办公室连同里面的全部纸质材料、档案、文件全部化为灰烬,过火面积达到500平方米,不得不调来工程机械将烧剩下的框架铲除。还好,抢出了几台电脑,政府工作不至于长期瘫痪。30名左右的乡干部挤在旁边的几间旧房里办公。

  前任乡长、现任刘杖子乡党委书记王君也未能幸免。他面部、手掌肌腱等处被砍伤,手机关机。“估计(手机)都一起在里面烧光了”,一名参与善后的官员说。“他也没出院呢。”

  而制造这一切的人,正是几个月前在关素金家的乡村商店赊走一批水泥的人,刘杖子乡北台村村委会主任高井合。他此次制造这场灾难,直接导火索也正是那批水泥。

  身高大约1 .70米,体格健壮,秃额头,黑胡子这是邻人们口中形容的高井合,也是他在一张照片中展示的长相。他站在人民大会堂前,留下这次北京之行唯一的张照片。那次是去陈情。

  在官方的通告中,高井合出生于1955年12月3日,2009年当选为北台村村委会主任。虽不乏贿选的传闻,但他在全村1586人之中获得500余张选票,超过第二名约200票则是事实。45岁的他从此走上“仕途”,在此之前是一名从业20余年的屠夫。家中至今仍存有一把杀猪刀。

  在街边传闻中,他砍伤党委书记王君等人所用的正是一把杀猪刀。但南都记者调查证实,他用的其实是一把匕首。洒汽油用的,则是一个装冰红茶的550毫升小瓶子。

  “你说,杀个猪,在家安安稳稳的多好,(我)劝不住。”55岁的宋桂勤如今已顾不得挂念丈夫。她的担心已经慌不择路:家里的房子会不会为此被政府推平,作为惩罚?

  除此之外,她就是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望着丈夫那辆摩托车发呆。那是儿子从乡政府领回来的。当天上午9时10分左右,丈夫吃完豆包和炒酸菜,骑着它出门,留给她最后一个背影。

  而女婿、儿子则一直对高是否真如官方通告中所说制造了那场灾难,持怀疑态度。他们说,高是昏倒在燃烧的办公房走廊里,被他们抬出来的。无论如何,他的“仕途”都可以被判定终止。

  离开家的时候,高井合对妻子说的是实线日虽然是星期天,但却是刘杖子乡的公务员们年前最后一个工作日。身为一村之长,高井合必须在这一天把当年的村务花销汇报清楚、予以报销。

  根据村账乡管原则,每一笔花销必须有村委会班子其他成员的共同签字才合乎规定。高井合带来了3800元的票据,以及一张欠条。

  2011年秋天,北台村村委会修葺大门,需要用水泥。而刘杖子这个位于县域最边缘,几乎到达邻县滦平县界的穷乡,只有一家卖水泥的商店关素金家的店。

  如此垄断的地位,让关素金家的生意一直做得很不正规。这家开了近10年的店从矿泉水到摩托车配件什么都卖,却无法提供正规发票。好在顾客们也都是农民,基本无此需求。乡里乡亲,做生意的也都是熟人。

  高井合出面,从她手里赊了价值1845元的水泥,其中还包括一部分砖块。她本不愿,高以他一贯豪迈的风格拍胸脯,“没事儿,到时候政府没钱,我还你”。

  这一拖就拖了4个多月。1月15日上午,他给她打来电话,让她把欠条拿到乡政府去。

  “店里就我一个人,走不开。”关素金回忆,不一会儿高骑着摩托车来了,拿走欠条。

  然后,就发生了官方描述的一幕:“农经站初步核查认为,高所提供的单据有白条,要求高与村会计一起到乡里对账核销。”

  在给关打了一次电话,确认她店里确实搞不到发票之后,高井合回村找来了两个人。除了农经站要求的村会计赵怀臣,还有妇女主任蔡艳红。在高井合2009年入“仕途”前,她兼任村里的会计。他们俩是村委会的另外两名成员。

  根据多名在场参与搏斗者的描述,农经站站长王占江最终同意了为这1845元的水泥款报销,但要高井合去国税局补上正规发票。同时他告诫高,这笔花销纯粹是你自作主张,没有通知村委会另外两名成员,这是不允许的。

  这句话被在场者认为是引爆矛盾的关键。随后发生的事,用赵怀臣的话说,“他(高井合)一下就把俺们妇女主任撂翻了。”

  赵怀臣右手仍然包着纱布,鼻子上一条刀痕还未愈合。那是他去劝架,被高井合手中挥舞的刀子所伤。这已经够幸运了,高井合的胳膊被正在屋里的统计站站长王玉玲抱住,王占江和另外一名会计也竭力制止。“要不是他们,我今天这条命还在不在,不好说。”

  5个人最终是从窗户跳出去逃走的。他们合力将高推出外面,锁上了门。之后高如何刀伤乡党委书记王君、火烧乡长唐文孚,他们并没有看到,更不清楚王、唐两人如何逃得性命。

  唯一的目击者或许是关素金。她自己认为当天很可能要回那1845元水泥款,悄悄来到乡政府,不料一进门,正好碰上高井合挥舞刀子跟几个人撕扯。她吓得赶紧钻进旁边的乡长办公室,高也跟着进来,将手中的瓶装液体洒得乡长满头满脸。她再跑出门,满头着火的乡长也跟着冲出来……这一排办公房都是老房子,火借北风。等消防车从50分钟车程外的县城赶来,为时已晚。

  “就差这一寸。我要是再晚一分钟跑出来,肯定被烧着了。”关素金后悔不迭。“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当初就不赊给他水泥了……”

  它引爆和压垮的,或许是一个人压抑和愤懑的内心。就在这场灾难发生前的10天,一场持续近3年的“战争”刚刚落下帷幕,高井合是战败者。

  像许多乡村一样,村主任与村支书是前后任兼敌人的关系。高井合与前任村书记正是如此。当上村主任几个月后,他便开始着手追究前任的责任。追究的核心,是前任村书记在担任村主任时的一笔合同。

  2000年10月,一名村民通过公开招标,花两万元从北台村租下了3块林地,租期4年。不到两个月,天然林禁伐政策出台,一切国家计划外的砍伐都被定为私砍滥伐。该村民遂找到村委会,要求退还承包金。村委会无力退还,遂承诺,可将承包期延长至国家政策允许砍伐时,继续再承包3年。

  如是,时任村主任在未召开村民代表会议的前提下,又签订了一份《承包补充条款》。高井合上任后,对准的正是这一条款。由于天然林禁伐政策,林木身价倍增,他们要求取消这一承包合同。

  “这三块地的林子,现在得值上百万。”高井合的弟弟高井银拿出一份民事起诉状:他是原告。被告除了那名承包者,还有他的亲哥哥高井合北台村的法人代表。

  他们所用的方式,有上告,也有上访。“我们北京去了三趟,石家庄两趟,承德市一趟。承德县记不得多少趟了。”另一个原告,56岁的村民王枝说,他们五六个人上访的花费完全由高井合承担。“主要是花在路费上。我们住一人一宿20元的旅馆,吃就一碗面。”

  2010年6月,承德县农经局经过调查,对一部分村民不停信访、反映“前任村主任经济问题”的16个方面共34个问题给予一一作答:山林承包金问题、土地收入问题、退耕还林收入分配问题、原村支书不交账问题……

  最终,这份复查意见确定了12个存在的问题,包括前任、现任两个支书以及赵怀臣、蔡艳红在内的村委会成员全部被处分或是勒令退款。单蔡艳红一人便被勒令退款两次、罚款一次。

  前任村主任改任村支书,而赵、蔡二人也依然是村委会成员,3比1.那部分村民反映的34个问题没有一个涉及高井合,复查意见也认定前3人任职期间存在各种经济问题,却依然罚了他200元。官方形容:他与赵怀臣、蔡艳红二人“素来不和,积怨很深”。

  在此期间,高井合的神志逐渐令人怀疑起来。妻子宋桂勤发现,他越来越不爱说话,回家就往地下一蹲半天,发愣。

  “他以前不是这样的,特别开朗”,33岁的儿子说,他这时才知道,将近3年的带人上访无果,父亲已经花掉了3万元。这相当于他村主任3年的全部工资。而一问父亲这些问题,父亲除了抑郁不语,就是莫名其妙地发火。“我感觉他脑子有病”。

  承德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下达了一份仲裁裁决书,认定:2000年的承包山林合同合法有效,并且随后的补充条款均属合法有效。申请人及被申请人的其它仲裁请求不予支持。

  “如不服本裁决,可在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向承德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逾期不起诉的,本仲裁裁决书自行发生法律效力。”

  仅仅10天之后,乡政府就被烧了。刚调来两个月,与高井合没有任何过节的新乡长唐文孚遭难。他或许是一个不幸的发泄对象。

  高家聘请的律师说,他将在适当的时机会见高井合。若发现他有精神症状,将提请相关部门对他进行刑事责任能力的司法鉴定。“我跟他家属说:如果这事情真是他做的,他就必然要为此承担责任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河北曲阳北台乡附近有没有高速 河北省承德县刘杖子乡政府被烧 河北省沧州市海兴县张会亭乡北 山里人家的古朴风——满城区坨 中国河北海兴县张会亭乡北台村
关于我们 | 网站导航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投诉与建议 | 客户调查 | 会议接待 | 火车票查询 | 服务中心 | 推广中心
华正航空主营:机票,飞机票,特价机票,打折机票,深圳机票,深圳特价机票,机票预订,机票查询,酒店预订,特价酒店,出国签证,旅游线路查询。
华正航空旗下网站:华正商旅网 网站地图我行网 民航商务旅行网
24小时服务热线4006-888-999755-33333777服务监督电话:13808855476